上善三千

辣鸡写手。最近沉迷FF15不可自拔。

日常
失眠
一种无法描述的难受与痛苦
心烦意乱
“如果死了该有多好”
可是,活着不是更好吗?

“这世间没有什么痛苦,什么绝望,什么悲伤,是睡一觉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睡两觉。”
喂,这可是我自己说的。

但如果,根本就窒息的睡不着呢?

闲鱼低价收购RK800  RK900
楼主你这价格太低了吧

卧槽卧槽卧槽?!!暴走诈尸!!!
既然诈尸了那就赶紧还魂吧!!!!

强推漫画!!!剧情炸裂神作!!!
真·真真·真真真致郁!
http://m.dmzj.com/info/18188.html

《造王师》瞎OO写的超短节选,意义不明没有标点略略略

何为王者?
        于泥潭走过于荆棘斩断于万丈深渊坠入于暴雨之中伫立于王座之上血流成河面不改色于世间万物皆臣服脚下即为王者。
        何为造王?
        将泥潭牵引将荆棘种植将万丈深渊挖出将狂风暴雨召唤将王座以他人血肉之躯铸造将世间万物摧毁殆尽别无选择只可臣服即为造王。
       
       
       
        腐朽的金属房门在风的吹动下悠长的吱嘎作响,声音低沉而又响亮,仿佛一位经历了岁月沧桑的百岁老人在你的耳边呢喃。
        倚靠在窗边闭目养神的男人似乎是受了这声音的影响睫毛微微颤动却最终没有睁开双眼。
        男人的睫毛挺巧,清浅的眉毛微微皱着,在嫩白细腻的皮肤的衬托下整个人显得格外的阴郁,如果不是一缕阳光透过敞开的窗户直射在男人脸上,恐怕见到他的人都会以为他是吸血鬼一类的生物。
        门外突然传来踢踏的脚步声,声音沉稳而又规律,结实却不沉重,听的出声音的主人有着极佳的素质。
        脚步声在门口就停了,连同着一直不肯安静的房门也归于沉寂。
        似是感受到了有人到来,男人的喉咙发出咕噜的声音,睫毛颤动几下最终睁开了眼睛露出了清澈明亮的瞳孔。
        “啊呀啊呀,不管是来自哪里的哪位,欢迎来到这里。”
        男人打着哈欠轻盈的转过身子,双臂搭在窗台上目光下垂扫视着地面一副格外懒散的样子,整个人似乎和窗台有着特殊的吸引力一般就是不肯离开那片狭小的地方。
        门口的人没有回复,而是将目光四散查看着狭窄的小屋最终皱着眉头将目光停在男人身上。
        “我不是过来做客的。”
        那是一个女人,声音清冷甚至有些严肃让人听了并不很是舒服,而言语中咄咄逼人的气势更是让人没有好感。
        “那……”
        男人似乎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被冒犯了——或者说是并不在意——他揉了揉眼睛缓慢的抬起头打量着门口的女人,依旧是那副懒散的让人生气的样子。
        女人穿着一件制作精美布料上等的白色连衣裙,上身是只有一根白色的带子连接着肩部的抹胸;下身的长裙拖到地面覆盖着灰尘,右侧的布料却在腿部极往上的地方裂开了,洁白的腿部就暴露在外。
        这身衣服就像是贵族盛宴的晚礼服,只不过格外的暴露而已。
        “那么,您是来做什么的呢?”
        这间屋子装潢俗气,地方狭窄,屋内除了一张破旧的木床,一张桌子和一个书架一盏灯之外便不再有什么了,天花板的角落里还有蜘蛛在肆无忌惮的织网,更不要提屋内随处可见的厚厚的一层灰尘。
        男人却一点都不在意这样的环境,双手撑起跳到窗台上坐着,周边的灰尘被这一举动扬起四处散开。
        “呐,萨德米娅·艾尼莫尔。”
        男人停顿了一下,嘴角勾起露出了一个笑容,手指在窗边轻轻拍打敲出规律的节奏,柔美的面容在阳光的照耀下,男人就像是不小心跌落到凡间的天使。
        “塔塔西姆王国的,造王师大人。”
       
       
       
       
       
        ————————————————
       
        “艾尼莫尔小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殿下,我的职责之一就是为您解答所有疑惑。”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天使吗?”
        “曾经存在,如果您仔细的听了历史课的话您会记得有位先王曾在天使的帮助下击溃了边境的恶魔。不过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即使是国王大人也没有见过真正的天使。”
        “天使都是拥有翅膀的吗?”
        “是的,殿下。”
        “天使的翅膀……是黑色的吗?”
        “什么?”
        “天使会成为我的骑士吗?”
        “……抱歉,殿下,请允许我询问您为什么要这么问。”
        “嘿,艾尼莫尔小姐!我昨天在城堡的后山发现了一座高塔!”
        “您……看见了什么?”
        “一位天使!我爬进了高塔发现里面住着一位美丽的天使!”
        “……他都和您说了些什么?”
        “他给我讲了个故事,是我之前从未听过的故事。他说——”
       
       
       
       
       
       
        ——
        “嘿。”
        “想听一个故事吗?”
        “年幼的王子在高塔之上遇见了被囚禁的骑士的故事。”
        ——
       
        The prince met the knight on the tower.
       
        “If you want ,I will help you become king.”
       
        I will be your sword.
        I will be your executioner.
        Cut out the thorns for you.
        Clear the way for you.
       
       
        “Your majesty.”




                                    by.上善三千
                                         《造王师》随笔

【丧病游戏脑洞第二弹】最终幻想15监禁模拟器——Lgnis篇

《最终幻想15监禁模拟器2——Lgnis篇》(Final Fantasy XV  Imprison   Simulator.简称: FFXVISⅡ,FF15ISⅡ) 是由国内某不愿透漏圈名的上善三千开发制作的动♂作角♂色扮♂演类游戏,于2017年5月2日发行了脑内YY第一部Prompto篇,现在于2018年7月九日发布了第二部Lgnis篇。
该作品依旧支持脑内YY,大大写文,太太制作游戏,大佬画图。
作者企图将作品发布至海外(AO3),然而因为一些不可抗力(作者不知道应该如何登录AO3)以至于无法实行。
该游戏剧情以原著为背景部分AU架空剧情为了强行表现了广♂阔的世♂界,和伙♂伴♂们一起愉快的玩♂耍。
玩家可以扮演原著内所有的角色(或者可以隐藏身份)对喜欢的角色进行各个级别的监禁调教。
目前《最终幻想15监禁模拟器2》已获得2018年第二届上善三千不要脸的给自己颁奖游戏大赏最佳脑洞奖和最丧病鬼畜奖和最佳拖稿奖。
本次推出的是《Lgnis监禁模拟器》。
该游戏不仅延续前作有三种模式,还增加了一种新模式。
自由调教模式。剧情模拟模式。多人联机模式。社会主义文明和谐爱岗敬业绿色和平模式。

一.自由调教模式。
最简单的游戏体验模式,适合新手玩家熟悉游戏。
自由调教模式又有三个游戏级别。
『情侣趣味』『调教宠物』『究级鬼畜』
1.『情侣趣味』级别。
该级别中情趣最高,调教中等,身体伤害最低。
玩家可使用跳♂蛋,红绳,假丁丁,低温蜡烛,灌肠器,口塞等等一系列温和SM道具。(情趣道具包+基础体位包)
并且游戏会自动生成安全词,若中途Lgnis说出安全词则游戏被迫终止。
【该级别玩家可选扮演角色】:原著内所有已出场的角色+DLC内所有出场角色+原创角色。
2.『调教宠物』级别。
该级别中以情趣中等,调教偏高,身体伤害偏低—中等(可调节)
道具除了情趣道具包以外还拓展了皮鞭,振动器,铁链,手铐,铁笼,贞操带等SM道具,并且基础体位包也追加了进阶体位包。(调教道具包+进阶体位包)
该级别中玩家可自行选择是否添加安全词,若添加安全词则在Lgnis两次说出安全词终止游戏,若没有添加安全词则在Prompto的健康值降低至中等时终止游戏。
【该级别游戏玩家可选扮演角色】:原著所有出场过的人物+DLC内所有出场角色+原创角色。
3.『究级鬼畜』
该级别情趣最低,调教最高,身体伤害中等—最高(可调节)。
道具除了调教道具包外还追加了十字架,窒息衣,感官关闭器,电击器等鬼畜道具。体位也有所追加。(鬼畜道具包+全体位包)
该级别中玩家可选择是否安全词,若添加安全词,则在Lgnis每次说出安全词后绝望度+3(安全词在该级别中不会终止游戏)。若不添加安全词则没有任何影响。
该游戏级别中,玩家可让致使Lgnis残疾。
但是残疾一旦形成将永远无法恢复正常,还请玩家慎重。
(除非玩家购买Ardyn治愈魔法DLC,或者在原著中达成LgnisDLC的IF结局得到道具【王子居然还有这种骚操作为啥之前不用!】)
与Prompto不同,Lgnis的身体各个指标只会在达到极度损坏程度时系统才会询问是否继续,如果玩家选择继续则系统将会在Lgnis奄奄一息时询问是否要继续,并且期间可能会出现Lgnis自杀剧情,如果玩家执意继续,则游戏会在Lgnis死亡后终止。
【该游戏级别玩家可选角色扮演】Ardyn,黑化型诺克提斯王子,帝国皇帝,黑化型Ravus。
二.剧情模式。
该模式将在自由调教模式的基础上添加剧情与对话,Lgnis会根据玩家所扮演的角色不同而有不同的反应与对话。
『假期监禁模拟游戏』
Lgnis总是一副禁欲的样子,然而在他的内心里是极度渴望刺激的SEX。
国王雷吉斯突然给Lgnis放了七天假期,虽然Lgnis心里并不很是开心但也只是碍于命令回到了家里休息。
知道了Lgnis性趣的你为了让他高兴起来订购了一大堆调教道具并羞涩的表示想要玩一个小小的角色扮演游戏。

该剧情中,玩家可使用基础道具包和基础体位包。开局Lgnis会设定安全词并说出一系列严格的要求。
游戏会在Lgnis说出安全词后终止,或者在玩家违反了Lgnis设定的要求时终止,或者在游戏进行七天后自动终止。
该剧情只有HE。
【玩家可选择角色】Noct.Prompto.Gladio.Ardyn.Nyx.Cor.Ravis.Regis.自创角色

『想看完美崩坏』
Lgnis是个冷美人,身为王子身边的第一顾问,私人侍从,前途不可限量。
可即使如此,王城之内之外仍旧有不少人觊觎他的美貌,觊觎他的肉体。当然,这其实就包括你。
在某个夜晚,你跟踪并且绑架了他。
虽然被他踹了两脚差点肋骨断点,但那也很值得对吧?
该剧情中,玩家可使用基础道具包和基础体位包。
特殊结局.(选定人物为Noct.)为王子而生,为王子而死,为了王子可以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即使是贞操即使是性命。Lgnis没有生气,并且以后心甘情愿和你玩这种游戏,但是……很抱歉,你永远得不到他的真心了。
特殊结局(选定角色为Regis)他从未想过居然会是你,这可不止是年龄问题。
恭喜你,国王大人完美的形象已经崩塌了,Lgnis对你敬而远之,但如果你强制强求他的话,他还是会过来的。可是你,会心安吗?
特殊结局(选定角色为Ardyn)他不认为自己能够打败你,尤其是在你拿王子威胁他的时候。那么,请问,被驯服的Lgnis好玩吗?
上瘾的你突然发现了这个孩子的美妙之处,不断索取。碍于王子他当然不敢反抗你,但很可惜,对你来说是天堂,对他来说却是地狱。
HE. Lgnis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这种强制性玩法,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快感和压力的释放的他决定暂时不揭发你并且可以长期做炮友,于是……恭喜!
BE.Lgnis从来都不是好惹的,他的嘴巴不仅可以舌战群儒还可以……为民除害(笑)。
BE.(选定角色为原创人物)你从未想过Noct王子会突然闯了进来,这特么,就很尴尬了。毕竟王子打死你不需要负责,你却不能碰他一根头发。
【玩家可选择角色】Noct.Regis.Prompto.Gladio.Ardyn.Cor.Nyx.Ravus.原创角色。

『托王子大人的福』
Noct王子不爱吃蔬菜,而某一天,后果就来了。
十万分之一几率的疾病就被王子大人给临幸了,虽然这种疾病的解药并不少见,可不凑巧的是王子大人和顾问正被困在尼夫海姆的某个小山村里,不得已之下,他只有求助你。
而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做个正人君子,接受他的请求,然后和他做爱,平等的物质交换。
或者,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把王子囚禁,然后对Lgnis用刑逼问你想知道的一切。

该剧情中,玩家除了可以使用调教道具包和进阶体位包以外,还可以使用刑具对Lgnis造成身体伤害,可致残但不可死亡。
该剧情有多种结局。
He.(无条件把解药给他)你能明显看到他眼中的诧异和戒备,亲自试毒确保解药没有问题以后才给王子服用,而解药见效很快,没过几天王子就好转了。
当天晚上,沉默的Lgnis走到了你的房间开始脱衣服,受到了惊吓的你忍住了内心的罪恶给他穿好衣服送他回了房间。
他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甚至不肯看你。
第二天他要带着王子离开,临走之前他来找过你,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你发现,他笑了。
嘿!抑制下你X起的小弟弟!别吓到他!不要再流口水了!
NE.(做出正人君子的选择和他做爱)
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平等的物质交换罢了,他甚至对此感激你。恭喜你得到了他的肉体。虽然只有一次。
开放式结局.你当然想要他,但只有一次的话可不足够,你提出的条件是让他永远留在你身边。
你本以为他不会同意,可你根本不知道他为了王子都能做出什么。
在你给了他药的第二天,他和王子就失踪了。
意料之中。
半个月后,他突然出现在你门口,神情冷漠。
意料之外。
然后?
然后……就是你的选择了。
BE.你的下手似乎太重了,第二天醒来时看见蜷缩在墙角的Lgnis你走过去踢了踢,没有反应,伸手摸了摸,冰冰凉凉。
A.赶紧送他去医院。
虽然你尽全力抢救他保住了他的性命,可他却永远失去了声音。
你从未见过他的神情如此落寞,如果绝望,如此冰冷。
他对你点了点头,然后带走了王子。
你再也没有见过他。
B.不管他。
你只是把解药丢在了地上,然后就走了。
之后很久你都没有见过他,更不知道王子怎么样了。
事情过去一个月了,你甚至都要淡忘了,突然有一天有个带有魔法气息的黑发男人踹开了你家的门,眼中带有杀意。
——你似乎明白了什么。
特殊结局.他以为这只是一次简单的平等交换,直到半夜尼夫海姆的士兵踹开了房门。
你得到了他的肉体,得到了前途,两全其美。(笑)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

【玩家可选择角色】
Ardyn.Ravus.Loqi.原创角色(阵营为帝国)

『爱与占有欲』
大脑似乎出了什么问题。
不,不是Lgnis,而是你。
你发现自己最近越来越迷恋Lgnis,甚至会嫉妒他手中握着的水杯!
看见他离你太远会生气,看见他和别人说话会生气,总之,你对他的迷恋已经到了病态的程度!
就在这时,一个名为Ardyn的奇怪男人出现了,他引诱着你,揭露你内心最肮脏的秘密!
终于!你决定绑架Lgnis并把他永远的监禁在自己家里!你想要和他永远在一起!不过Lgnis……你为什么要发抖为什么要害怕呢?
等等,他可不是Prompto,你未必打得过他。

该剧情中玩家可使用调教道具包和进阶体位包以及部分鬼畜包里的道具。
该剧情玩家可以选择是否和Ardyn一起调教。
该剧情会根据玩家是否选择和Ardyn一起而有不同的结局。
目前该剧情尚未制作完成所以很抱歉玩家还无法玩到结局。

三.多人联机模式。
这次作者终于研发出了这个功能!多人联机!在线调教!
但是很可惜,Lgnis是个高傲的人,如果被很多人玷污的话……
你也不想让他自杀是吧?
——好吧其实是因为作者打不过他所以emmm

那种一种非生理的疼痛。
心脏部位连拉带扯的痛至骨髓,疼痛强度并不高,但是却缠绵无期如同黑暗中蜿蜒的锁链,看不到尽头。
就像是突然看见在乎的人愁眉不展,就像是看书时文字蓦地触动到了自己,就像是一下子失去了所有活下去的希望。
疼痛绵延无期直入骨髓,心脏被撕裂流出鲜血。
如果非要有一个形容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字
——痛。

《地缚灵》

我是一只地缚灵。
地缚灵,是一种由于生前心愿未了,死后被束缚在执念最深处的亡灵。
更多的人是分不清灵魂的种类的,他们更喜欢直接称我们为‘鬼’。
还有的熊孩子喜欢叫我们阿飘。
总之,我是一只地缚灵。

这里是一片墓地,周围都是各式各样的灵魂。
一般的地缚灵都应该是被束缚在家里或者被杀的地方或者是一直想去的地方之类的,可我却被束缚在一块墓碑上。
被束缚在自己的墓碑上。
甚至都无法离开墓碑三米以上。
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这是哪座城市,更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束缚在这个地方。
可能是因为灵魂离体所以过去的记忆也不见了吧,所以墓碑上的字我并不认识。
就连墓碑照片上的人我也都不记得了。
这一切一切我都感到十分陌生。

这片墓地有时会来人,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可就是没有人会来到这块墓碑前。
他们都会走到一块墓碑前然后跪下,拿出准备好的祭品放在祭台上,给墓碑扫灰,给墓碑一束鲜花,然后一边哭一边笑一边诉说着什么。
时间久了,我也大致知道了些。
比如这个小男孩,五岁,出门时被车撞死了。
这个老人,七十八,自然死亡。
这个孕妇,难产,一尸两命。
这个小偷,在偷东西的时候从八楼掉下来摔死了。

这里来来往往的人从来不少,可就是没有人来这块墓碑。
有的时候会有人路过这块墓碑,那人看了一眼墓碑上的照片后会惊恐的立刻跑开,附加一个恶狠狠的白眼。
我眨了眨眼睛,不解的躲在墓碑面前看着照片,照片上的人是个年轻男人,文质彬彬的算是个帅小伙,笑容也很让人感到和蔼可亲。
我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来看他呢?

今天是清明节,一天中断断续续来了不少人,可这块墓碑一如既往的没有人过来。
快要晚上的时候,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等了一天也没有人过来,一如既往的失望的我决定躺回棺材里数星星。
可就在这时墓园的大门被打开,一个年轻女人走了进来,我没有理会,反正那个女人是绝对不会来这里的。

好吧我错了,她走了过来,走到这块墓碑面前,蹲下,伸出手细细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
我也蹲下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年轻女人,她长得很漂亮,长睫毛大眼睛,手指纤长又漂亮,还有小翘臀。
那女人盯着照片看了一会,眼神却格外的深邃,就像是在通过墓碑去看另一个人。
女人突然站了起来,她面无表情的打开背包似乎在翻找着什么。
女人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大概是因为找到了要找的东西。
下一秒,墓碑被砸的四分五裂。

一下,两下,三下。
不记得多少下了,女人手中握着一把锤子狠狠地砸着墓碑,墓碑已经碎裂的不成样子,可女人依旧不解恨似的一下又一下的继续砸着。
我抬起头看向那个女人,只见她脸上满是泪水,表情却还是笑着的。
最后,女人终于停止了,手中的锤子叮当一声掉在了地上,扬起地面一阵灰尘。
那女人应该是累了,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放声大笑着泪流满面。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见她哭泣的时候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可我是地缚灵啊,我已经死了,我怎么还会感到疼痛呢?
我蹲在地上,看着着女人的妆容被泪水冲花。
女人在那边,我在这边,中间隔着一地已经碎成了渣的墓碑。
最后女人是被上厕所回来的看园大爷赶走的。

那女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墓碑一直没有修缮,据说是家属不愿意出钱维修政府也不愿意管,就连多余的照片都没有了,最后还是看园大爷找了块木板插在地上才解决的这件事情。
看园大爷是个好人。
虽然有一天晚上我曾看见他偷偷的把一个小女孩的尸体埋在了后山的土堆里。

“嘿,你,为什么你的墓碑和其他人不一样?”
我诧异的抬起头看向声音的来源,用眼神询问着对方是不是在和自己说话。
那个小女孩点了点头,一脸的高傲。
“我的墓碑被人砸了。”
“女人?”
“长得很漂亮?”
“嗯……很善良。”
“哼!”
小女孩不屑的冷哼一声,双手掐着腰一副成熟的样子。
“我就知道!漂亮的女人都凶巴巴的!”
大概?
然而很可惜我现在记不得生前的事了。
不过比起这个,我更在意的是这个小女孩。
小女孩穿着一件红裙子,扎着双马尾,那张稚嫩甚至还有一点婴儿肥的脸看上去不过十五岁。
“小姑娘,你才多大啊你就知道漂亮都会骗人?”
“不许叫我小姑娘!我有名字的!我叫林秋!”
林秋似乎对小姑娘这个词很敏感,气鼓鼓的转过去了身子不再看我。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始安慰她。
“小……林秋。很好听的名字。你的裙子也很配你啊,红色的多好看。”
“那不是红裙子。”
林秋面无表情,语气平淡的说出这句话。
“那是血。我是被人打死的。”

啊,忘记说了。
林秋就是看园大爷埋的那具尸体。

林秋的父母生下了她后就离婚了,因为他父亲想要个男孩。
林秋从小就跟着母亲生活,十几年没再和父亲见过面。
林秋的母亲是个赌徒,赌输了存款之后卖了房子卖了汽车继续去赌,然后输的一干二净。
房子车子没了,他就想卖了女儿。
林秋也不甘示弱,一口咬掉了他母亲的耳朵。
然后,她就被她母亲给活活打死了。
然后尸体就被丢到了附近的垃圾场,看园大爷发现了她的尸体不忍心让她曝尸荒野便偷偷的埋在了墓园里。
林秋面无表情语气平淡的说完这个故事。
哦。
看园大爷果然是个好人。

“你呢?你是怎么死的?”
“我不知道。我没有生前的记忆。”
“哈?没有记忆?!”
林秋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嘛……也是……”
林秋最后的还说了什么可我没有听清,但我也没有在意。
“啊啊!这个墓园还真是什么都埋啊。”
“倒是蛮热闹的。我挺喜欢的。”
我挺喜欢这个墓园的,反正我也离不开这里,与其一直讨厌和抱怨不如去喜欢这里。
林秋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墓园门口传来的争吵声打断了。

上次那个女人过来了,她手里拿着一个信封想要进来,却被看园大爷拦住了。
两个人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最后女人大喊了一句什么,看园大爷就不再说话了,沉默的让开了路。
我盯着那个女人走过来。
她没有变化,还是像上次那样漂亮,只不过双眼通红似乎哭了很久。
女人像上次那样蹲了下来看着假装是墓碑的木板,女人突然笑了。
女人打开信封,信封里掉出了一张照片,我低头看了看,照片上有两个人,左边的是眼前的女人,右边的是原来墓碑照片上的那个男人。
女人看照片的眼神很奇特,悲伤,绝望,愤怒,不,那是一种我说不上来的复杂情绪。可是,我看着那双眼睛却莫名的心疼。
女人把照片撕成两半,左边那半又塞回了信封里,右边那半就放在了木板前面。

女人说,再见。
女人说,再也不见。
女人说,
女人没有都没有说,流着眼泪离开了。
大概以后,她再也不会来了吧。
我这么想着。
可为什么,
我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呢?

“啧,别哭了!”
林秋一脸不满的看着我,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流泪了。
我没有说话,下意识的扑到了林秋怀里,林秋也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抱住了我。

等等。
我,扑了,过去?

“嘿,别再哭了,哭的我衣服上的血都要融化了!”
林秋双手抱住我的身体把我举了起来。
“你可是最可爱的小猫咪,哭了就不可爱了!”

我是一只地缚灵。
或者说,我是一只地缚猫灵。
我的主人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对我很好,我也对她很好,她很爱我,我也很爱她。
很爱很爱她。
后来主人谈恋爱了,她不像之前那样关注我了,我很失落,但是再每次看见主人的笑容的时候还是会替她开心。
和主人谈恋爱的那个男人文质彬彬的看上去还不错。
嗯,当然,仅仅只是看上去。
我不知道什么是连环杀人犯,也不知道什么是变态杀人魔,我只知道他在主人身后举起刀的时候我扑了过去死死地咬住了他的手腕。
然后,那把刀刺向了我。
一下,两下,三下。
不记得多少下了,也不记得之后发生了什么。
我很爱我的主人,我很想知道她有没有事,我很想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有没有伤害她,我很想很想,再看主人一眼。
这就是,我的故事。
仅此而已。












“嘿!小猫咪小猫咪!快看这个!”
林秋不停的摇晃着我让我去看看园大爷手里的纸张。
我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
“我只是一只猫,看不懂你们人类的文字!”
“可你还会说人话呢!”
“额,这可能是个bug……?”
“快看这里!明天广场会有乐队过来演出哎!”
“所以?”
“明天陪我一起去吧!”
“不要。”
“就这么说定了!”
“我还没有同意啊喂!!!”

我是一只地缚猫灵。
这是我的故事。
仅此而已。

————END————

无FUCK可说。侮辱革命烈士是不对,但是国家就可以随意封就可以随意的断章取义吗?Ok,就算这次全都是暴走的错,事暴走侮辱革命烈士。那我请问,现在还有什么节目能像暴走这么良心能像暴走这样带给一些人真正的好处,功还没有大于过?再说了这都是多久之前的视频了,而且我就很好奇了为什么偏偏是暴走?
这次我只想竖中指,至于是对谁。
呵呵。